• <tr id='mj58x'><strong id='mj58x'></strong><small id='mj58x'></small><button id='mj58x'></button><li id='mj58x'><noscript id='mj58x'><big id='mj58x'></big><dt id='mj58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j58x'><table id='mj58x'><blockquote id='mj58x'><tbody id='mj58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j58x'></u><kbd id='mj58x'><kbd id='mj58x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mj58x'></ins>

    <code id='mj58x'><strong id='mj58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acronym id='mj58x'><em id='mj58x'></em><td id='mj58x'><div id='mj58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j58x'><big id='mj58x'><big id='mj58x'></big><legend id='mj58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dl id='mj58x'></dl>

          1. <i id='mj58x'><div id='mj58x'><ins id='mj58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span id='mj58x'></span>
            <i id='mj58x'></i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mj58x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2. 陰魂纏身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在线播放原创精品_国产在线高清视频无码_国产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  這是發生在我堂叔身上的一個靈異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我堂叔今年四十五歲,在鎮的大街上守著一傢小小的奶茶店,過著清貧而又平淡的生活。隨著傢裡孩子年歲日長,他傢裡越發顯得窘迫。為此我父親常常勸他重操舊業,維持傢計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每當父親提出這個建議時,我奶奶總是對著我父親就是一頓臭罵:“你瘋瞭嗎?你叫你堂弟重操舊業,是不是想害死他?”

              我每一次聽見奶奶罵我父親時,心裡總覺得好奇。我堂叔之前到底是從事什麼職業,為何奶奶會說堂叔重操舊業會害死他自己?

              這個問題我一直放在心裡很久,直到奶奶去世三年之後,我才敢把這個問題拋給堂叔本人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我的疑問,堂叔絲毫沒有顧忌什麼,直截瞭當地回答瞭我的問題:“我之前是個長途貨車司機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有什麼?”聽完堂叔的回答,我不禁啞然失笑道,“長途貨車司機而已,這有什麼問題,為什麼奶奶說你如果重操舊業的話,會害死你自己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是因為我當年遭遇瞭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,直到現在我依然還是心有餘悸。”

              堂叔說著,把他當年發生的一件靈異事情詳細講給我聽。

              十年前,我堂叔為瞭賺錢娶瞭媳婦,狠下心來,向別人借錢買瞭一輛長途貨車。由於他做事勤快,反應靈活,因此很多老板都喜歡做他的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夏天,有一位香港老板,因為一時疏忽,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將貨物送到目的地。對於長期跑長途的人來說,“最快的速度”就意味著要跑夜車。這本來對年富力強的堂叔來說,根本不算什麼,可是當堂叔的媽媽聽說瞭之後,立刻反對堂叔接下這單生意:“不行!現在是農歷七月,百鬼夜行,你要是開夜車的話,很容易會出問題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媽,這都什麼年代瞭,你怎麼還相信這些?”堂叔不以為然地說道,“再說瞭,那位香港老板可是給瞭我雙倍的價錢,我要是不幹的話,這錢就掉在別人的口袋裡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賺錢事小,保命最重要啊!”堂叔的媽媽語重心長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媽,你不用怕,我開車會很小心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大傢都看到瞭,盡管堂叔的媽媽再三反對,可是堂叔還是義無反顧地接下這單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說來也奇怪,堂叔出發的第三天就是農歷七月十四。這一天的傍晚,堂叔的長途貨車開到瞭一段非常偏僻的山路裡。開著開著,堂叔忽然尿急起來,恰好公路的右邊有一片很大的樹林,於是堂叔停下車來,找瞭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解決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堂叔解決完問題後,正要回到長途貨車上,可就在這個時候,一隻像是受到驚訝的兔子,突然從堂叔的腳邊跑過,向著樹林深處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一隻兔子,對於見多識廣的堂叔來說,其實並不算什麼,可是那天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,居然想去抓那隻兔子回來,找個飯店把它煮瞭吃。他沿著兔子跑去的方向追去,追瞭很久才都沒有找到兔子的蹤影,卻發現瞭一個非常美麗的湖泊。堂叔心想兔子沒瞭,那就抓條魚來代替吧。

              可世事有時就是如此的奇怪。他剛一動身,右手的食指就不小心被一根樹枝劃傷瞭,從食指冒出來的鮮血,一滴一滴地滴在劃傷堂叔的那棵樹上,看起來有點詭異。

              對於這個現象,堂叔並沒有想這麼多,手指受傷瞭,他首先想到的是返回長途貨車,找創可貼包紮傷口。他放棄抓魚的念頭,回到長途貨車裡。

              在返回去的路上,堂叔忽然有一個很奇怪的感覺,覺得身後有人在暗暗地跟蹤著自己,可是他回頭一看,卻什麼也沒發現。

              “也許是我心理作用吧!”堂叔心裡想道,他包紮好傷口之後,便繼續開車。

              天色越來越暗,堂叔開的車駛進瞭最狹窄的公路,也就在這時,奇怪的事情發生瞭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白色的影子,模模糊糊地出現在車的正前方,已經有一定的經驗堂叔,此時打起十二分精神起來,他試圖將車開得慢一點,避免自己的車撞倒那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他失敗瞭,他發現他對自己的這輛車已經失控瞭。長途貨車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那個白色影子駛瞭過去。當快要接近那個白色影子時,堂哥發現那是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少女。少女懵懵懂懂的,看著堂叔的長途貨車開過來也不躲閃,於是很自然地,她和長途貨車直接撞上瞭。

              堂叔跟我說,他當時雙眼緊閉,平時不迷信鬼神的他居然向觀音菩薩祈禱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事情遠遠出乎於堂叔的意料之外,女孩子和長途貨車撞上瞭之後,什麼聲音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堂叔好不容易將車停下來後,他馬上下瞭車跑回到事發現場。可是事發現場那裡,什麼都沒有,沒有人,沒有屍體,甚至連一滴血都沒有,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堂叔滿臉疑惑地回到長途貨車上,當他不經意間看瞭一眼貨車的反光鏡時,他開始明白是怎麼回事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女孩子,詭異地出現在反光鏡裡,這種情況,隻有那個女孩子是鬼魅的前提下,才會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知道那個女孩子是什麼玩意兒之後,堂叔開始慌亂瞭,他決定放棄這一單生意,開車回到傢中。在回去的路上,盡管堂叔把車開得很快,可那隻鬼魅始終出現在他的反光鏡上。

              好不容易回到傢中,堂叔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裡蒙頭大睡起來,連他媽媽叫他起來吃飯,他都不加以理會。

              堂叔的這種做法,顯然是希望通過消極的方式,來躲避那隻鬼魅的跟蹤。可是他想錯瞭,那隻鬼魅既然跟上瞭他,隻要他不采取方法解決掉,那隻鬼魅就不會離開他。

              果然,當堂叔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,他突然感覺到呼吸困難,全身無法動彈。好不容易睜開瞭眼睛,他發現床邊站著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子,正用非常惡毒的眼神死死地盯著自己看。

              堂叔當即驚醒過來,他環顧瞭一下四周,卻沒有發現那隻鬼魅的蹤影。

              “做夢!自己一定是在做夢!”堂叔不斷安慰自己道。

              可惜的是,這種安慰是沒有用的,在接下來的幾天裡,堂叔不斷感覺到那隻鬼魅在自己的身後,可是他回頭觀望的時候,那個女孩子卻迅速地消失瞭。

              堂叔的媽媽很快就發現瞭自傢兒子有問題:“大偉,你這是怎麼瞭,怎麼整天神經兮兮的?”“沒有!我沒有事。”堂叔不想自己的母親擔心自己,連忙撒瞭個慌瞞瞭過去,“我這幾天有點累,所以精神不太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俗語有雲:“紙永遠是包不住火的。”這句話用在堂叔的身上是最合適不過的瞭。這天下午,他的堂哥,也就是我的父親,抱著三歲大的我,來到瞭堂叔傢玩。一開始,我躺在堂叔媽媽的懷抱裡,笑得非常的開心,可是當堂叔從自己的房間裡走出來,我馬上“哇哇”地大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乖乖,你這是怎麼瞭?”堂叔的媽媽連忙哄著我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阿姨,可怕的阿姨!”我指著堂叔的身後說道,“有一個非常可怕的阿姨趴在叔叔的背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什麼?”堂叔的媽媽聽瞭我的話,驚得差點一屁股坐在瞭地上。她將我送回到我父親的懷抱之中,然後轉過身一臉嚴肅地對堂叔說道:“說,大偉,你究竟遇上瞭什麼事情?”

              “沒有。我沒有發生什麼事情。”堂叔依舊想將這件事情隱瞞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就別在這裡跟我裝瘋賣傻瞭。小孩子的眼睛是最神奇的,他們能看見我們大人都看不見的東西。”堂叔的媽媽一本正經地說道,“說吧,你是不是被鬼魅纏上瞭?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……”堂叔見媽媽什麼都知道瞭,隻好一五一十把事情全部說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這孩子,就是胡鬧!”堂叔的媽媽生氣地說道,“你不知道這種事情如果不及時處理的話,將會帶來多大危險嗎?”

              生氣歸生氣,堂叔的媽媽還是帶著堂叔去找村裡有名的神婆。神婆看瞭一眼堂叔,搖著頭說道:“這件事情有點難辦啊!纏住你兒子的,並不是普通的鬼魅,而是一隻橫死的厲鬼,要送走它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是吧,那我們該怎麼辦啊?”堂叔的媽媽當場老淚縱橫起來,“張神婆,我求求你瞭,無論如何都要救救我的兒子,我就隻有這麼一個兒子,他要是死瞭的話,我就沒有兒子養老送終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李大媽你別著急,我一定會盡力幫助你兒子的。”張神婆說道,“這樣吧,今天晚上十二點,你叫你兒子再過來我這裡,我自然有辦法解決。”

              堂叔和堂叔的媽媽不知道這張神婆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,但還是按照她的意思去辦。於是到瞭夜裡的十二點,堂叔準時出現在張神婆的傢裡。

              “孩子,先跟我來。”張神婆帶著堂叔來到瞭她傢的後院裡。那是一個菜園,菜園的正中間有一口水井。

              “孩子,你朝著井口往下看吧!”

              堂叔點點頭,低下頭,往井裡一看,他隻看瞭一眼,就嚇得一屁股坐在瞭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井裡的水面,除瞭清晰地倒影出他的影像之外,還有一個女人。這女人死死地趴在他的背上,整張臉血肉模糊,而且爬滿瞭蛆蟲。

              “孩子,你怕也沒有用,還是趕緊和我合作,想辦法送走它吧!”

              張神婆說著,拿出一張黃紙,剪瞭一個小紙人出來,然後將堂叔的生辰八字寫在上面,並劃破堂叔的一隻中指,將中指血滴在瞭上面。最後,她叫堂叔躺在鋪滿瞭糯米的地面上,而她則拿著那個小紙人,走瞭出去,找瞭一個十字路口,將小紙人連同一疊冥幣給燒瞭。

              自從那之後,堂叔便再也沒有見過那隻鬼魅,按照張神婆的說法,那隻鬼魅是跟瞭小紙人,也就是堂叔的替身走瞭。而堂叔本人,則放棄瞭跑長途貨車,選擇留在傢中,做起瞭奶茶店來。

              堂叔的故事講完瞭,我聽完之後,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但是看著那堂叔那誠懇的眼神,我信瞭。